“儿子,从今以后,你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出来以后,好好找份工作,妈妈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这是年过七旬的沈奶奶50年来最大的心愿。而在这半年里,杭州公安和司法行政两个部门多次联动,终于在6月4日上午,让沈奶奶的愿望得以实现。

  强势的家庭,无奈的母亲

  五十多年前,农村户口的沈奶奶嫁给了居民户口的沈爷爷,沈爷爷家境殷实,家里的长辈也比较强势。婚后没多久,沈奶奶就为家里添了个女儿。在居民户口十分吃香的那个年代,女儿一出生,便跟随沈爷爷落了居民户口。

  没过几年,沈奶奶又生下了一个儿子。但是,那时候的落户政策发生了变化,这个儿子只能跟随沈奶奶落农村户口。

  “不行!我们家孙子怎么能上农村户口呢?要让他变农村人,宁愿不落户!只要我们活着,就肯定有他一口饭吃!……”沈奶奶的公公婆婆坚决不让这个宝贝孙子跟着母亲落农村户口。

  无奈的沈奶奶,默许了家人的做法。未曾想,儿子这黑户,整整维持了近50年。

  坎坷的命运,叛逆的儿子

  二十多年后,沈奶奶的公公婆婆相继离世。祸不单行,沈家的生意也遭遇了巨大冲击,面临破产。沈爷爷和沈奶奶变卖了所有家产,还清了债务,带着儿女四处谋生。儿子落户的事,也因此搁置了。

  又过了十多年,终于,一家人有了稳定幸福的家,只是儿子沈兵(化名)因为没有身份证,没办法正常寻找工作,只能以打零工为生。沈奶奶决定亲自为沈兵张罗上个户口的事。就在沈奶奶收集完资料,准备带着沈兵去派出所办理落户手续的时候,人找不到了。不久,沈奶奶得到了关于儿子的消息,吸毒被抓了。之后,沈兵就成了戒毒所的常客,对于办理落户的事情,更是心不在焉。沈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五年前,沈兵突然失踪了。沈奶奶到处找人打听,知道了个大概。沈兵跟着一个土方老板打工,因为工程问题跟别人起了纠纷,在双方人员互相殴打的过程中,对方有人腹部被利器所伤。沈兵怕被抓捕归案,选择了逃跑,下落不明。

  最深的执念,最美的期待

  2018年年底,一个乌黑精瘦的长发流浪汉敲开了沈奶奶家的门。一句“妈”,让沈奶奶又心疼又欣喜。心疼的是,好好的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可见这些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欣喜的是,儿子还活着,而且,他回来了!

  “儿子,你跟妈去把户口上了,然后去自首……”沈兵回到家以后,沈奶奶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而沈兵也答应沈奶奶等休息一段时间,就去自首,去办理落户。

  “这次回家,他每天都呆在家里,看看电视玩玩电脑。就那天,他说出去跟朋友吃个夜宵,吃完就回来。结果吃了一晚上,早上还给我带了包子和油条回来,我还在想,懂事了,知道孝顺我了。但没两天,就有警察来家里了,说他跟人吸毒去了……就这样,他又被带走了……”回忆起儿子最近一次被公安带走的情形,沈奶奶还是很难过:“我跟他说,儿子,你这次跟着警察走,一定要把前面做过的错事都交代清楚,把该受的惩罚都受了。妈妈去帮你把办户口要弄的资料都弄好,给你上个户口,你出来以后,就有身份证了,到时候好好找份工作,重新做人……他答应我的,说一定会做到的。我也相信他这次肯定可以重新做人的。”

  为了母子之间的这份承诺,为了让儿子可以重新做人,年过七旬的沈奶奶顶着烈日,走进了杭州大江东公安分局新湾派出所,当户籍民警听完沈奶奶的叙述,,立即汇报所领导。考虑到沈奶奶家里的情况,新湾派出所联合分局巡特警大队,走访多个政府相关部门,查阅收集自1990年以来的各类相关资料数百份,终于将沈兵落户所需材料准备齐全。由于沈兵仍在杭州市西郊监狱服刑,落户信息采集成为了最后一道难题。杭州市司法局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决定特事特办,配合公安户籍人员一起,在狱中帮沈兵进行信息采集,完成沈奶奶多年以来的心愿。

  2019年6月4日上午,杭州市大江东公安分局的户籍民警带着信息采集设备来到了杭州市西郊监狱,沈兵在杭州市司法局工作人员、西郊监狱民警的陪同下,顺利完成了落户信息采集。想起母亲的叮嘱,看到政府各部门的努力和付出,沈兵表示,今后一定重新做人,努力回报这个温暖的社会,才能不辜负大家!

  通讯员 |俞小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