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8:20,读者王先生致电85100000:早上6点半不到,我刚好路过中大广场,看到消防车转弯到百井坊巷,警报声就停了下来,估计火灾就在附近,马上跟了过去。果然,在中山北路和百井坊巷交叉口,停了四辆消防车和一辆救护车。抬头就能看到三楼窗口有黑烟飘出来,楼下放着一个被抢救出来烧黑的煤气罐。火灾是一个老太太烧早饭引起的,当时来了四辆消防车,没有伤亡。

  皇亲苑社区的主任季美丽住在楼下201,她说早上6点出头,她刚巧从外面回来上楼,听到301有人在叫着火了,跑上去一看,玻璃窗内能看到明火,烟越来越多,还有烧焦的味道,邻居说已经打过119了,86岁的谢奶奶还在里面,但是防盗门被反锁了。

  季主任赶紧招呼邻居下楼,这时湖滨消防中队赶到,一边使用破拆工具打开大门,一边敲碎玻璃窗,向内浇水灭火。

  20分钟后,被困的谢奶奶被解救出来,身体状况良好,只是受了点惊吓。

  谢奶奶昨天受到了惊吓

  季主任说,这个小区,邻居们都很熟,谢奶奶的老伴韩爷爷是社区的老党员,话不多,人不错,性格也好,两个儿子都不跟他们住在一起,一个在下沙,一个在湖墅南路。前天下午,谢奶奶发病(有认知障碍),闹了起来,小儿子赶了过来,想把妈妈接回自己家,她不肯,为了防止再闹矛盾,就把韩爷爷接走了。没想到昨天一早,就发生了意外。“像谢奶奶这种情况,我们都劝她住到医养结合的养老院。”

  目前,经现场查看,初步判定起火部位为厨房,起火原因正在调查中。其间,共疏散居民30人。

  老人为什么不愿住养老院?

  皇亲苑社区胡书记介绍说,皇亲苑社区80岁以上老人有200多位,针对身体较弱的独居和孤寡老人,街道配有助老员每天见面一次或者电话沟通一次。如生活无法自理的老人,会建议子女亲自照料或者送去医养结合的养老院。

  季主任说,让谢奶奶住到医养结合的养老院去,他们家人也想了很多次,但是做不通她的思想工作。

  “肯定不去的嘛,我也不去的,一个人被丢在那里,都毛偏的。”83岁的马奶奶住在后面一幢,她本来也是一个人住,去年身体不太好,她的三个孩子轮流过来照顾她。

  住养老院也是她不能接受的:“我们比较传统,住了养老院,就好像被子女抛弃一样。”

  问她如果养老院也在社区,愿不愿意住?

  “那还是可以考虑的,孩子每天过来看我,也方便的。”

  旁边的张奶奶说,自己身体还可以,住家里实惠些,“前几天刚去养老院看过,一个床位要四千多,我要去住,还要儿子补贴一千多,儿子压力也大的。”

  我曾做过养老机构的调查报道,梳理了杭州以及周边100多家养老机构,价格从两千多到上万不等。

  朝晖塘南社区的书记冯嬿说,他们社区的房子属于“高龄”,老人也多。小区70岁以上的老人有800多位,独居老人200多位,这当中90岁以上老人60人左右。社区不仅为这些老人设置了24小时值班电话,还安排了“邻里守望”和“楼道组长”,成为老人最直接的联络人。

  87岁的陈大伯是塘南社区的重点关注对象之一。陈大伯没有子女,老婆去世十多年后一直独居,两室一厅的家里堆满了各种杂物,进门到房间只留下一条通道可以走。他平时也不洗澡,害怕摔跤。不过陈大伯说,最难挨的还是整晚整晚睡不着,就坐半宿,睁着眼睛躺半宿,天就开始亮了。

  2016年在社区安排下,陈大伯去敬老院住了一个月,之后又偷偷跑回家了。“主要还是合不来。”冯书记说:“他觉得同屋的人欺负他,他和其他人也没话说。”

  去年陈大伯上厕所又摔了一跤,伤到了头,社区把他送到医院,医生建议住院观察下,结果他趁着工作人员在缴费,自己打车回家了。

  后来社区上门的时候发现陈大伯啃饼干当中饭,就给他安排送饭上门,头两天陈大伯吃得好好的,后来好几次烧好送上门去,大伯都说不要了。

  “我们社区每个工作人员的电话都给他留了,平时我们开玩笑说,要把他当‘儿子’一样关注。”冯书记说。

  杭州计划在家门口建养老机构

  在杭州,老龄化发展迅速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杭州是全国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地区之一,比全国平均水平提前11年。相比入住养老院,能在家门口养老,已成为越来越多老年人的需求。

  其中,社区居家养老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养老模式,同时也是我国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短板。今年,杭州也重在打造“最具养老幸福感城市”,探索构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医养护相结合”的居家养老服务新模式。

  计划未来,杭州家门口的养老机构像幼儿园一样,成为住宅小区的标配,老人步行15分钟就能从家走到养老机构,让失能、失智老人就近享受便利的专业化养老服务,满足他们离家不离社区的现实需求。

  记者 濮小燕 孙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