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一则11岁女生离家出走3天的寻人信息在很多萧山人的朋友圈里刷了屏。小女孩叫诗雨(化名),江苏苏北人,去年9月份被爸爸从老家带到妈妈的新家来,在萧山新塘念小学四年级。才一个半学期,突然离家出走了。

  诗雨的爸爸妈妈离婚有七八年了,一个半学期里诗雨住在妈妈和另一个男人的新家,还有个比她小几岁的妹妹。出走那天,谁也想不到,小诗雨一个人找到了爸爸的出租屋,在屋外一只旧沙发上过了一夜,可是出租屋里早已经住进了新的租客。 

  01 

  11岁女儿住在妈妈组建的新家庭里 

  突然离家出走 

  小诗雨留着一头齐肩短发,模样文文静静,看起来怪惹人怜。不过近一年,诗雨过得并不那么快乐。

  诗雨出生的时候,妈妈才18岁,爸爸也差不多20出头的年纪。像歌里唱的那样,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这场夫妻缘分才三四年就走到了尽头,诗雨判给了爸爸。

  可实际上,因为爸爸、爷爷奶奶常年在外打工,诗雨是由老家的太爷爷太奶奶一手带的。 

  去年下半年,因为老家老人因病去世,诗雨爸爸只得将女儿带出来,暂时放在分开了七八年的诗雨妈妈那儿,方便照顾和上学。

  妈妈有了新的家庭和孩子,看起来诗雨跟新妹妹相处地不错,只是从没叫过那个男人“爸爸”。 

  4月25日上午,诗雨妈妈赶到萧山新塘派出所报警,女儿一早没去上学,前一晚整夜没回来,离家出走了。

  “前几天老师说她总是玩手机,我训了几句。。。。。。”诗雨妈妈看起来很着急,“女儿很独立的,上学放学都是自己一个人,一般用不着操心。我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根据妈妈提供的信息,民警几番调阅监控发现,25日上午10点21分,诗雨最后一次出现在汽车站售票大厅,再没了踪迹。仔细算来,小姑娘出走已经有十多个小时了。

△派出所调取的监控画面:诗雨出现在汽车站售票大厅△派出所调取的监控画面:诗雨出现在汽车站售票大厅

  派出所结合监控,并发动路面全部警力帮助寻找,同时,走访了学校老师和同学。

  从监控中寻迹,是同一个世界两套时间不断趋近的过程,关键在于找得到可循踪迹。民警发现诗雨的行踪不定,她在汽车站出现过,也在铁路沿线附近出现过,走的又多是监控不多的小路,追寻十分不易。 

  副所长陈海果断发动了所里所有的有生力量,甚至请来刑侦大队支援,五十多名民警辅警们开始在可能的区域进行寻访。

  02 

  她漫无目的地走 

  在爸爸出租房外坐了一夜 

  时间往回倒10多个小时。

△派出所调取的监控画面:诗雨离开学校△派出所调取的监控画面:诗雨离开学校

  4月24日下午3点多,诗雨从学校放学后,去了要好的同学家里看电视、写作业。一直到晚上7点多,她将书包和外套落在了同学家里,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往外走。

  快8点了,她想去找爸爸,一个人走到了新塘街道浙东村,即使她知道爸爸现在已经没有租在这里,去了一个叫“新湾”的地方。 

  浙东村是片农民房,不宽的路上仍旧歪歪扭扭停着私家车和电动车,她在这里面某一间被隔出来的十几平的一楼出租房里和爸爸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很挤,光线不好,白天写作业也要开灯,深夜,隔壁的叔叔阿姨电视机声音则像在耳边。

  有叔叔阿姨下楼倒垃圾,小朋友牵着老人的手,嘴里吃着买回来的零食。诗雨到爸爸住过的房间外面敲敲门,没人应,一楼公共过道上的那只单人旧沙发还在,她坐了上去。 

过了好久,来往有几个叔叔阿姨推着电动车问:小朋友你在做什么,还不回家啊?过了好久,来往有几个叔叔阿姨推着电动车问:小朋友你在做什么,还不回家啊?

  诗雨抬头看看,用挺像大人的语气讲,没什么,我在等人。

  直到深夜,楼里的灯一盏盏熄灭,几只野猫四处出没,天色凉起来。诗雨坐在旧沙发上,眼睛发困,想着:爸爸可能会回来的吧,再坐一下等一下。 

  哪怕这套拥挤的出租房分明已经是别人的了。

  坐着醒醒睡睡过了一晚上,诗雨没见到爸爸,一清早便起身离开,走过浙东村外的老铁轨,经过西许、五联村,一直出现在萧山长途汽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