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吗?我的番薯啊,我的四季豆啊,全被人拔了啊!”近日,余杭公安分局良渚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那头,大妈气得声音颤抖。

  报警的大妈姓吴(化名),54岁,重庆人,在一家单位做保洁员。

  民警赶到现场时,大妈正站在一块菜地边“收拾残局”,心疼得不得了。

  说起来,这堵心的事,源自大妈的一段黄昏恋。

  吴大妈的丈夫多年前因病去世,之后吴大妈一直一个人生活,直到2013年经人介绍,认识了56岁的陆大伯(化名)。

  陆大伯和吴大妈是老乡,离异两三年,在杭州的工地上打零工。

  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彼此感觉都不错,确定了恋爱关系,一起租住在良渚街道西塘河村的一栋农居房里。

  “我们年纪也不小了,其他也不图什么,就想着以后老了有个知心人,相互依托相互照顾。”吴大妈跟民警说,头几年的恋爱生活还是蛮甜蜜的,两人搭伙过日子,共同承担生活开支,有时候陆大伯还会帮着她一起带带外孙。

  经济方面,两人收入各自分配,当时,热恋期的陆大伯还主动提出要送一辆电动自行车车给吴大妈的女儿作为礼物。

  吴大妈推托了几次,说不用买,女儿用不着,但陆大伯很坚持,还是掏出3000元买了一辆电动车。之后,这辆电动车一直是吴大妈的女儿在使用。

  原本生活平淡却也安逸,但从去年开始,吴大妈隐隐感觉到,陆大伯对她的感情有了变化。

  吴大妈告诉民警,陆大伯总是无缘无故地骂她,态度很不好:“有时候吵起来,说什么以后你的事情我都不要管,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

  吴大妈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对这段感情多少有些失望。

  矛盾爆发在今年5月,吴大妈因为肾结石要动手术,在医院住院十几天。期间,陆大伯没有来探望过一次,两三万元的医药费他也一分没出,更别提前来照顾了。

  吴大妈说,就是这件事,让她彻底心冷了。

  出院回家后,吴大妈就向陆大伯提出分手,并搬出了租房。

  忽然“被分手”,陆大伯也觉得自己很委屈,找到吴大妈,想要回当初送的那辆电动车,但吴大妈觉得谈恋爱花钱这种事是“你情我愿”,当场拒绝了陆大伯。

  陆大伯心有不甘,又没有办法,没地方撒气的他把眼光落到了租房门口的一片菜地上。

  这块菜地是吴大妈整出来的,秧苗也都是大妈出钱购买、亲手栽种的,里面种了番薯和四季豆,以往吴大妈每天都会去照料,很是用心。

  你不还我的车,我就拔你的菜!

  5月21日晚,陆大伯跑到菜地里一通“撒气”,把里面种的所有蔬菜都连根拔了出来,丢在一旁。

  吴大妈去收菜时,发现一片狼藉,又心疼又生气,打电话报了警。

  事情虽然不大,但如果不把两人之间的矛盾解决,以后可能还会再生事端。

  为了化解矛盾,5月28日,良渚所民警联系了陆大伯和吴大妈来所,对他们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劝说和调解。

  两个头发都已有些花白的人,坐在调解室里一声不吭,还在赌气。

  “大妈,既然已经分手了,就把感情问题处理好,以后日子也好过。”

  “大伯,你是男人,肚量要大一点,毕竟也一起生活了六年,不要搞得跟仇人一样……”

  见气氛尴尬,民警先单独约谈了两人,以便了解他们内心的想法。

  陆大伯说了不少抱怨的话,但主要焦点还是在那辆送的电瓶车,他认为自己平时就照顾吴大妈家人多一些,已经吃亏了,如今分手,必须把车要回来。

  吴大妈还挺通情达理,她说,自己当初和陆大伯在一起,就是图往后有个依靠,现在发觉这个人靠不住,日子再过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她只想尽快跟大伯划清关系。

  经过耐心沟通,王大妈联系了女儿女婿,女婿把3000元购车款给了陆大伯。

  “以后我们互不相欠,叫他不要再来找我麻烦了。”吴大妈说话直爽。

  “我肯定不会再找你了。”陆大伯马上接话。

  经过耐心沟通,双方均表示愿意谅解对方,陆大伯与吴大妈约定,感情就此终结,往后互不打扰。

  通讯员 | 莫冬艳